Sunday, February 24, 2013

Job hunting

五月到了。大學生要畢業了,找工作的時間就是現在。從處理應徵信函和對象的過程中,發現到許多不同甚至有趣的心態。

要做沈浸式中文(Immersion Program)教 學是另一門學問,不是如許多人的想像,只要會說中文就可以當中文老師,絕對不是如此簡單,換個角度思考,可以隨便找個會說英文的人來教英文嗎?我曾經在台灣跟個紐西蘭人學會話,這個人滿嘴粗口,張口就是不雅文字,而且我們上課都要在戶外,後來側面瞭解,這位先生是沒有大學文憑的建築工人,如果他繼續當他的 建築工人,我會很尊崇他的專業,可是被台灣人利用他的樣子來賺錢就讓我鄙視了。上過學都知道,遇到一個不懂啟發,不懂教法,不懂學生心態,不懂課堂管理,不懂引發學生興趣的老師,學習過程是枯燥煩悶又沒有效果的。

接到一通電話,說的字正腔圓的標準普通話,自我介紹後,表明要找老師的工作。一問,完全沒有教育本科的學習經驗,問說有沒有接觸過沈浸式教學,他告訴我有,在美國的大學裡教過,教過一堂經濟。講到這裡,我就瞭解了。這又是一個以為只要會說中文就可以當中文老師的案例。

再說明一次,沈浸式教學是指用百分之百的目標語言來教學科。例如一年級的學生在法文的沈浸式課堂裡就會用法文來學數學,科學和法文,老師全程只能用法文上課 和講解。西班牙文,俄文,德文或中文都是此法上學,這就是沈浸式教學。在美國大學教經濟和沈浸式課堂這兩項教學的經驗相差太遠了。

這讓我想到打電話的人的心態,他對這個項目一點都不了解,可是不做功課也不做準備,期待一個工作從天而降的態度令人好奇。

另外也有些人說快拿到教育碩士,有教書經驗,他們可以到哪個學校上班?!履歷表呢?面談?在美身份?這些都不必看,就因為是說中文的人,所以我們必須雙手奉上工作?

另一個主管和我溝通時也一肚子無奈,有個應屆畢業生拿到文憑,拿到證書,拿到一年工作許可,可是附近尚無老師的缺,而這老師除了實習也沒有真正的課堂經驗,所以這主管建議先做一個暑假的教學,爭取經驗,可是這老師說“我只想要全職,我不需要經驗。”

我發現“entitlement (擁有權)這個字在這個時代有新詮釋,而且被執行的很透徹,大家把自覺該有的事物要的非常理直氣壯,規矩在己身上有想當然爾的變通。

另有一些應徵者要學區幫忙負擔律師費用換簽證,解釋過學區沒有餘錢來幫忙這種個案,只能出示工作證明,一位大姐覺得學區要用她就必須付這筆錢,還扯上不公 平,聽說有人可以,這種話就把自己的前途當場斬斷了,第一,你有證據嗎?道聽途說的東西拿來佐證,立場不穩。第二,當面指責將來的老闆辦事不公平,人家老遠就聞到麻煩的味道,敢用你嗎?還不怕你將來惹事?

好的經驗也是有的,一個有興趣的畢業生就很積極,他去找了相關資料,因為沒有教育的背景,所以他找了州政府的教育機構,查到自己需要做何準備。沒有教育背景想教書的人必須先審核學分,然後準備齊全必要的文件好開始拿教育學分,這學分會在2 年完成,證書侷限於外文沈浸式課堂的教書,不可以教普通小學。如果要教的語言是應徵者的 2 語言,必須先通過這語言的考試。這位應徵者主動去考試,把成績直接加在履歷表裡。

另 一個學校有一個令人啼笑皆非的面談故事,這應徵者竟然公然挑戰州的制度,認為百分之百用目標語言上課是不可能的。這也是事先沒有做好功課的例子,成功的例子處處都有,這制度行之有年,就因為個人不相信,這樣大膽做無謂的革命?或許這人會教書,可是明顯的不是在沈浸式教學課堂。而且這樣有‘主見’ 的人不少,在沈浸式環境,這類人不會被錄用,而且很可能永不錄用,除非心態可以調度過來。

不管找任何工作,準備和學習都是非常必要的。如果要教書,有興趣, 有準備,有信心,有專業背景(可以邊做邊進修)就可以做這份工作,不過還要加上愛心和耐心,態度正確並肯時時學習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